「我們要結婚了!」在黎巴嫩意義大不同

Standard

「我們要結婚了!」結婚對我們而言是常有的喜事,但對不同信仰的黎巴嫩戀人而言,前幾天(4/25)是第一對跨教派的新人登記成婚的日子,新娘尼達(Nidal Darwish)和新郎庫勞德(Kholoud Sukkarieh)開啓先例,

Photo from: Al-Arabiya 

在台灣,民法裡有規定親屬關係,有關婚姻、父母子女等身分是有法律做基準,但在黎巴嫩,沒有法律規定公民身分,有關婚姻子女,都由所屬的宗派和該宗教法管理,如果你是基督徒馬龍派(Maronite),那教堂會幫你辦理婚禮,如果你是穆斯林遜尼派,那就依照教派裡的規定完婚。 但是,人海茫茫中,愛情在哪兩個人間發生,哪是宗教派系可以管的住的呢? 於是,當不同教派的兩人墜入情網的時候….

沒錯,只好去塞普勒斯、土耳其、或法國登記,旅行社甚至推出結婚套裝的優惠行程,台幣5-6萬,還附香檳和捧花! 一直以來,黎巴嫩人是有權利(在不屬於任一宗派下)擁有公民婚姻的,解決的方法就是到國外結婚去,然後所有後續的權利關係,包括財產、兒女繼承、離婚,都可在依照結婚國的法律,在黎巴嫩辦理。 到賽國結婚的人數有增無減,根據統計,2011年單年度就有800對黎巴嫩情侶到塞普勒斯結婚。

Chart from NOW news

黎巴嫩是多教派的國家,國內共有18個合法教派,而政治體制也從1943年脫離法國獨立後,就以教派為基準(Confessional System),行政權力和議會席位都要均分給不同的教派,總統必須是基督教馬龍派,總理要是遜尼派穆斯林,而議長則必須是什葉派穆斯林。如同台灣會保障原住民與婦女一定席位,黎議會是依照國內的教派比例分席位,

Chart from Jadaliyya

若以首都貝魯特區為例,19個席位中,要有9個給穆斯林,10個給基督徒,然後再由內部細分給德魯茲派(Druze)、遜尼、什葉、希臘政教等。 以教派為政治體制的基準,是維繫了多元,但也是黎巴嫩一直以來的痛楚,由於各個教派散落在整個中東地區,黎巴嫩國內的情勢就隨著周邊國家的權力消長起起伏伏,國內的政治人物在巴勒斯坦、敘利亞、以色列都有各自的靠背,1975年開打長達十五年的內戰、以色列和敘利亞的分別佔領、包括還沒結束的敘利亞的內戰,黎南方也出現零星的戰火,就是因為「國中有國」,脆弱的宗派體制使黎巴嫩常易淪為各國勢力的代理戰場。

Photo from: Al-Monitor

所以,以公民身分取代教派身分結婚,能不能使黎巴嫩逐漸脫離教派的分化呢? 這次尼達和庫勞德順利成婚得來不易,許多公民團體一直以來就倡導「公民婚姻是人權」,但國內保守的教派領袖,曾在今年初任何同意登記婚姻的政治人物即是叛教,在今年三月上一任遜尼派總理Najib Mikati還在任前,也不願提起這項議題。 負責的尼達和庫勞德婚姻的律師Talal al-Husseini,是以1936年,當黎巴嫩還由法國管轄(French Mandate)時,就存在的一項法令來作為抗辯的基礎 [Decree No. 60 L.R.,這項法令賦予各宗派權力管轄公民事務,但也明定不隸屬宗派的人民也享有公民權利,只是一直沒有詳立相關的公民法],他們取得司法部同意,並在近日經由內政部長Marwan Charbel的同意,才認可登記。 支持公民婚姻的人認為,以公民身分結婚並不代表背棄信仰,而是認同「我們都是這個國家的公民」,當然,問題還沒結束,他們期盼這不只是單一次象徵性的政策,而是還能有正式的公民法的制定,畢竟,尼達和庫勞德將來的子女繼承、財產等問題還得有法律參照呢!

Facebook-Share-Button

 

延伸閱讀: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