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是溺水的人

Standard

貝魯特日記 Oct. 25

說這是日記或週記,每個禮拜日半夜,都還是在Word裡條行距、數字數,一堂課老師要精簡我卻寫太多,另一堂課老師要長篇文章我卻擠不出字,這個週末必定還是一樣,乾脆週五晚上,在怎麼努力都無法專著的夜晚來寫日記。

已經拖延了好久,這個月以來,有些字句草稿在紙上,有些寫在我自己的每晚的日記裡,為了不讓這篇文章發展成變成有關「人生、生命、選擇」… 等的浩瀚結論,我決定先給一個框框:第一,來這個我高中畢業時都指不出在哪裡的國家讀書,是一個很個人、也很有關緣份的選擇,就算重來一次我還是會拼命踏進來;第二,我無法改變自己是個喜歡正面思考,同時也多愁善感、容易被戲劇、名言佳句、親情友情愛情與人生故事牽動的人。

我很喜歡游泳,頭埋進水裡的時候世界會安靜下來,只剩下自己和自己對話,當然也不是什麼重要字句,通常是再說:「再游一圈吧,今天吃很多」或是我會練習用阿拉伯文數我游了幾圈,抬頭換氣的一剎那自己又回到現實,「我在某大學裡的游泳池裡,池邊有人要下水」,總之,在水裡與水面換氣的分秒裡,我可以拿捏得宜,享受在水中不斷來回前進的舒暢。

但是要是有人問:Kif Saaf? 上課如何啦? 即使嘴裡的答案是:很好很好,但好多報告、好緊張…,心裡真得坦承的是:我快溺水了,方不方便丟個救生圈?

才發現,我是搭著木筏來註冊的,這木筏在桃園南崁溪的涓涓流水、台北淡水河的波光粼粼裡,既能穩穩前進,還能欣賞人們在河濱邊踏青騎單車的悠閒。

在這裡,每天上課時一樣能遠眺深藍而平靜的地中海,仍然有一時半刻的小生活,但在課堂裡和書本裡湧出的巨流,已把我以為扎實的木筏沖散,緊抓著所剩的一兩塊浮木,繼續閱讀、繼續思考、繼續寫報告,我發現我已經在在溺水的邊緣努力滑水、懇求的眼神希望老師或書本給我另一塊皮筏。

小學、國中、高中、大學裡,我用每一塊我備受感動、決定信仰的概念編織木筏:和平、民主、平等、人道、人性關懷….,每次某某名人教授演講,我總是用力點頭、辛勤筆記,編織再編織,然後大學的課堂裡,認識到貧富差距、認識到原來義正嚴辭的大國原來是環境污染的大國、認識到在台灣代表民主的媒體原來功能欠佳,即使如此,我不曾因為這些現實的浪感到站的不穩,反而覺得,沒錯,必需一直堅定這些信仰。

教授說這個國家屬於不民主國家,現象是12345,原因是ABCDE,我筆記,然後接著會想「那該怎麼解決呢?」

但是在想解決方案之前,我從來沒有嘗試丟開木筏,潛進水裡,利用那個只有自己、沒有聽眾的氛圍、也沒有教授的權威的片刻安靜思考:「是這個原因嗎?是這個現象嗎?什麼叫不民主?」「為什麼由你或這本書來定義不民主?」

這週二,教授在我們丟報告到他面前之前,要大家口頭描述自己報告裡的想法,每個人講完一兩段話,他就問一個問題,接著一個問題,到我的時候,我緊張的要命,重複了一兩次自己的想法,他解釋一遍我的字句,又舉了個例子,問我「你是這個意思嗎?」我說趕緊點頭說是,他說「別這麼快同意我的,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你要的想法」

我當下想,好阿,你連個浮版也不給我。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像是溺水的人

  1. 因為去年在英國念碩士認識了個黎巴嫩底迪, 建立起如同家人般的情感~
    謝謝妳的blog, 讓在短期內無法造訪黎巴嫩的我, 有機會對他的國家有更多了解…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